驕陽似我

作者:顧漫

結果,我準備了半天,到了上海,一點都沒用上。

那個負責面試的李經理比我還客氣,一口一個聶小姐,什么都沒問,客氣的和我聊了一個小時,然后就說歡迎聶小姐加入。還問這次來上海是否安排好食宿,如果沒有公司可以代為安排等等。

我一頭霧水地應付完,起身離開的時候,李經理拉開門送我出去,笑容:“聶小姐,代我向聶先生問好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父母離婚后,我和父親已經久未聯系了,差點忘記了我父親是聶程遠。我的父親,我傾向用比較英俊的中年大暴發戶來形容他,年輕的時候窮得揭不開鍋,只有我老媽肯嫁他,人到中年身份地位都有了,卻追求起愛情,和老媽離了婚,和當初離開他的初戀情人在一起。

還好我老媽豁達,跟我說:“你爸年輕英俊的時候都歸我了,現在老頭子一個誰稀罕。”不過她卻嚴禁我從父親那里拿一分錢,說我是歸她的,我想老媽心中其實還是介意的。

前幾天久未聯系的父親忽然打電話給我,問我何時畢業有什么安排,聽我說投了簡歷,問我投了哪家公司。我哪里記得那些公司的名字,唯一知道的就是莊序幫我投的那家叫什么盛遠的公司,就說了這個,父親當時沒說什么,然后又問了些事情就掛了電話。

現在想來,他之后肯定通過關系做了安排。

原來不是因為莊序的關系,心中不知為何有些失落。

在回南京的火車上,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去盛遠工作。本來按照跟媽媽的約定,我是應該拒絕的,可是我忘不了走出盛遠大廈的時候,抬頭看到的對面大廈的那個標志。

金色的,在陽光下閃著耀眼光芒的圓弧型標志——A銀行。

將來莊序工作的地方。

晚上回到宿舍,宿友都關切的問結果,我有些苦惱的說:“我還沒決定要不要去。”

結果第二天和思靚一起在食堂吃早飯的時候,思靚埋怨我說:“曦光,你昨天說話也太不小心了,容容一直沒有接到面試通知。”

啊,這我倒沒注意,我點點頭說:“知道了。”

下午那位李經理又打電話來,詢問我簽約的意向,我遲疑了一下說要考慮,他立刻又抬高了薪水福利,其實我所投的職位不過是個閑職,就算在上海,也不過三四千的薪水而已,哪里有他給我的那么夸張。

他大概以為我嫌薪水太低在拿喬。

掛了電話,忽然覺得有點難受,在學校的湖邊來回的走。

幾乎可以想象如果我去盛遠工作會是什么樣子。其實在無錫的事務所也是這樣,和我同去的其他幾個實習生都被指使來指使去做牛做馬,唯獨我最好過,就算有人讓我辦事,也是滿面笑容客氣萬分。

上一篇:驕陽似我第四章 下一篇:驕陽似我第六章

安徽快3遗漏数据一牛